潘金莲,一个文学形象,从她出生起就被定义为妓女。直到现在,她还不能摆脱妓女的称号。然而,经过众多文学工作者的努力,她的形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通过这种文学形象的变化,我们可以深刻地感受到文学。变化与发展,下面从三个方面分析潘金莲在现代文学作品中的角色。一是“水浒传”,是明朝四大名著之一,是明朝四大奇书之一。这本书写于元末明初,宋明理学在封建社会处于鼎盛时期。“保天灭人欲”的思想,在当时已成为人们脖子上看不见的枷锁。

这种束缚不仅束缚了那个时代的女人,也束缚了男人。史乃安就是这类人的代表。然而,史奈安留给我们的是一部史诗《水浒传》。从本书开始,潘金莲就成了一个绝对的妓女。事实上,潘金莲并不是天生的流浪者,只要从水边看,否则她就不会和张大虎抗争。在那个特殊的时期,由于宋明理学的残暴,妇女不得不竖起贞节牌坊,以免被别人刺到脊梁上,说自己是妓女。至于男人,被腐蚀的人更凶恶,更可憎。他们的血液里有男性沙文主义。他们认为男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

男人是主人,女人是男人的奴隶和玩物。但是这些女人,潘巧儿和潘金莲,她们也是人类,承受着不同的命运,因为孤独偷走了男人,但她们是可耻的,被骂为恶毒的妓女。潘金莲,一个妓女的文学形象,是从《水浒传》开始流传下来的。几百年来,无论文人多么努力,在许多人眼中,潘金莲都摆脱不了妓女的帽子,始终是妓女的形象。2。唤醒为爱和自由而奋斗的女性形象。自从史乃安和兰陵晓晓出生于潘金莲的性身份,潘金莲就成了一个典型的妓女,甚至被称为“世界上第一个妓女”,并被世界骂了几个世纪。

随着历史的发展和封建王朝的瓦解,人们的思想文化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在新民主主义时期,布尔什维克思想传入中国,使潘金莲成为一个需要重建的文学形象。1927年,欧阳于谦以极大的勇气创作了《潘金莲》。这出戏登台后,在社会上引起了轰动,许多名人对此作出了积极的评价。例如,画家徐悲鸿称赞潘金莲的戏剧“翻开了几个世纪的陈规,揭露了美的隐情;明智、刚健、犀利,不愧为杰作”。因此,他把潘金莲的帽子从她头上扯下来,突出了潘金莲对自由和爱的追求,以及她对腐朽社会的反抗。

在这里,潘金莲不是一个天生淫荡的女人,而是一个集美丽和智慧于一身的女人。她不满父权社会对妇女的压迫。她反抗张大虎,对别人谋杀的婚姻感到不满。她还与西蒙·庆通奸。这是因为对宗法社会的报复。她知道西蒙·庆不好。伙计,一个人的家有什么好处?你所能做的就是欺负女人!即使一个女人有全能的能力,他也不会让你出去!他们必须在手上玩!”7。她讨厌男人和女人玩,讨厌压迫女人。她想用自己的力量报复和反抗社会。但是,人们的软弱终于在等待着她,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悲剧。

最后,潘金莲在吴松杀死嫂子的地方,表达了她对吴松的深深爱。她说:“我这辈子不能和你在一起。下辈子,我要换个脑袋,剥皮给你做鞋!”化蚕吐丝为衣。你杀了我,我还是爱你!”8欧阳玉倩用笔写下潘金莲因爱而死去的情景,使爱的激情和死亡的意识汇聚在潘金莲身上,使她的死亡具有非凡的意义。他以“五四”运动的激情,向我们展示了潘金莲的《凤凰重生如火》,向我们展示了新时代觉醒女性的形象。直到20世纪80年代,随着思想的解放和文学创作的逐步自由,作家们从人道主义的角度重新塑造了潘金莲。

兰陵小晓生的《金瓶梅》。在剧中,潘金莲是一个幼稚的女孩,她主张大家庭爱她的美丽,没有勇气保护她,所以她嫁给了老、丑、驼背的吴大郎。但懦弱的吴大郎放弃了潘金莲拱门,让张大虎接管了潘金莲,但他甚至不敢说出来。她追求爱情,要求吴松把她带走,但吴松拒绝了。她不能得到爱情,也遭受了吴大郎的折磨,吴大郎终于被谋杀了。吴大郎的死可以说是他自己的错。他不但欺负人,怕软弱,而且不正常。他只是一只野兽。他受不了潘金莲的折磨。

这部电视剧使我们同情潘金莲的经历,间接地与潘金莲对丈夫的谋杀产生共鸣。这不仅颠覆了潘金莲的妓女形象,也颠覆了她的毒妇形象。我们不仅同情她,而且理解她。我们觉得她是一个典型的抵抗黑暗、不公正和暴力的女性形象。西蒙·庆死在李平儿手里,潘金莲自杀。显示潘金莲觉醒的最有效方法是吴松终于在吴大郎墓前抓住了潘金莲。潘金莲狠狠地骂了吴松,骂了宗法社会的不公,骂吴松无计可施,最后拿起吴松的剑砍了自己。虽然她不在乎别人,但至少可以主宰自己的生活,这充分反映了潘金莲女性意识的觉醒。

两部作品都体现了潘金莲身体中女性意识的觉醒和争取自由爱情的精神。1985年,戏剧极客魏明伦在欧阳于谦的剧作《潘金莲》的基础上大胆创新,创作了荒诞的川剧《潘金莲》,再次引起文艺界的轰动,引起了潘金莲的轰动。在讨论中,有人以周恩来批评欧阳于谦的潘金莲为理由,认为潘金莲是个妓女,这已经是事实,不值得为她翻案。还有人说,他们是魏明伦的潘金莲的支持者,他们认为把潘金莲的案子移交是一种公正的行为。魏明伦采用了中国著名的中庸主义,认为潘金莲的文学形象不能单凭好坏来判断,同情潘金莲,批评潘金莲。

香港女作家李碧华以其独特的方式,敢于改变时空,从潘金莲的角度向我们展示潘金莲的未知数,揭示了美的痛苦。最初,潘金莲出现在黄泉路上,为时空的变迁铺平了道路。首先,他被领导强暴,遇到武隆,遇到乌鲁达,遇到西门,一个女人和四个男人,并比较了古代潘金莲的故事。在这段时间里,单玉莲总觉得自己看到了古人,或者说她是这么说的。感觉古人,就像一个古人,像一个大脑不清的精神病人,身体不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她被前辈统治着,其实,只是为了她在地狱里的第一个誓言——“复仇”。

李碧华把他们联系在一起,认为吴松拒绝潘金莲是吴松自己的弱点。他显然喜欢它,但他没有勇气突破世俗世界。潘金莲与西蒙·清的通奸行为被认为是对其前世复仇行为的控制。中国有句古话:“山川易变,自然难移”,所以过去和现在的生活特征不能有太大的不同。从这个角度看,李碧华用时空转换的方法推翻了潘金莲,但最后她做了不同的处理。武隆(吴松)死于单玉莲(潘金莲)之手。西蒙(西门庆)被武隆打得半死。吴如大还活着,性能力大大增强。

单玉莲因为车祸一直被吴汝达照顾。在书中,与吴如达结婚的单玉莲(潘金莲)想成为一个好女人。然而,他的丈夫和儿子让他认识了来自大陆的武隆和浪漫的西蒙。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好像有人在搅乱他们的命运。单玉莲就像一个在命运安排下无法自拔的女人。不用说,它非常同情读者。魏明伦的潘金莲就像一个在父权社会洪流中漂流的女人,而李碧华的潘金莲则像一个被命运控制的女人,这是发人深省的。总之,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所以我说一千个读者也应该有一千个潘金莲。

潘金莲的形象被无数文人重新塑造,展现了她独特的魅力。至于潘金莲是什么样的形象,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应该有一个评价。(作者单位:伊利师范学院)参考文献:1.史乃安。吉林大学出版社,2010.6。2。史乃安。吉林大学出版社,2010.6。三。史乃安。吉林大学出版社,2010.6。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2010.6.周作人。对小说的记忆。《志唐艺友文》编辑M.北京市10月文学艺术出版社,2013.1.5刘振云。

我不是潘金莲,长江文艺出版社,2012.8。6魏崇信。潘金莲形象的历史演变。徐州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7(1)。中国现代文学博物馆。欧阳于谦的代表作《华夏出版社》,2008年10月。8中国现代文学博物馆。欧阳于谦的代表作《华夏出版社》,2008年10月。9.威明伦巴山鬼M.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05.。